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泡泡足球 吹起「泡沫」



在充滿陽剛味的室內足球場內,傳來陣陣女子尖叫。記者推門一看,只見一堆人如「米芝蓮」般,上身套着吹脹了的透明塑膠球(氣囊),下身則在踢波!有「波」護身,大家碰撞時都不留情面,有人被撞飛,有人站不起來「𦧲地」,場面滑稽,大家都捧腹大笑。他們玩的,是泡泡足球( Bubble Soccer)。這項運動面世僅兩年,今年四月由兩個二十七歲的大男孩姚志斌( Rodolfo)和吳狄燐( Gerome)引入香港。 Rodolfo去年於澳洲工作假期時玩過,覺得過癮,回港後和中學老友 Gerome合作成立 Bubble Soccer Hong Kong( BSHK),急急花五萬元從英國、美國等地購入十二個氣囊。趕在世界盃前開業,散客、品牌、商場紛紛找上門。然而新鮮感過後,因着熱潮、場地及競爭等限制,這場泡泡熱,存在一篤即爆的危機。

週五晚黃昏,阿里巴巴的香港辦公室員工,來到灣仔修頓室內球場,準備作一場激烈運動。這天他們約好 Rodolfo和 Gerome,安排一場泡泡足球做 team building。兩位老闆先回到辦公室,夾手夾腳將十二個未吹脹的泡泡對摺整齊,放入黑色行李袋,並打電話叫客貨車把泡泡運去修頓。一入球場,就要忙着泵氣。一個泡泡要泵五分鐘。兩個助手不停泵,而 Rodolfo亦監場檢查泡泡是否夠「脹」。準備就緒後, Rodolfo就由老闆變身教練,向大家講解玩法,又親自示範跌幾次,給予客人信心。

啱晒團隊訓練

玩家分成兩隊,陸續穿起泡泡整裝待發。哨子聲一響,個個奮力向前衝,但跑不夠幾步,就互相撞跌,自己都變成人球,無暇理會足球被踢到何方。場邊兩位球證,不是負責維持秩序的,而是忙住執波﹗觀眾一見有人仆倒就歡呼,還開心過見到入波。現場播起少女時代的 Mr.Taxi等派對音樂,令氣氛更加熱烈。當玩家知道比賽只剩五分鐘時,更「狼死」去撞人,女孩子都可以撞飛一個壯漢!十分鐘一場的分組賽,笑料百出。除低泡泡,個個大汗淋漓。大家七嘴八舌:「你啊,咁大力撞我,一陣再落場鬥過。」有踢開波的男波友說,根本駕馭不到泡泡足球︰「咁俾人撞,連個足球都揩唔到!」

由於遊戲最少六個人才成團,與其花時間找街客, Rodolfo和 Gerome選定企業的 team building(團隊訓練)市場。四月中開 facebook專頁宣傳,已有不少大客搵上門。他們曾經為 Adidas、瑞銀、港機工程( HAECO)等九間著名企業機構做訓練。另外又主動寄信到中學,為不同國際學校辦比賽,如 HKIS、西島中學,平均兩小時收費四千。通常公司及學校年年都有這些培訓預算。上個月他們就接到廿多宗生意。世盃熱時當然好搵,但這個「泡沫」要持久, Rodolfo和 Gerome有排捱。

泡沫一 波地難求

為令經營成本具彈性,他們無自設球場,只與位於荃灣工廈的室內足球場 Soccer360合作。 Rodolfo說︰「場內樓底要高過三米,因泡泡相撞嘅力量幾大,玩家被撞飛都唔會撼親。」由於通常室內足球場面積只得二百六十呎,只可進行三比三對賽。他們會為客人預約場地及負擔場租費用,「但如果客人選五對五的泡泡足球賽,則要找籃球場咁大的地方。」這就須由客人自行找場地及負擔場租。兩人搜羅了允許進行泡泡足球比賽的場地,如香港青年協會、香港足球會等,供客戶參考。但問題是,這些使用率高的場所,在放工時間及假期,根本難以預約,曾試過要輪候兩個月。 Rodolfo說︰「啲客呻夾到一大班人嘅時間,又顧唔到 book場時間,好麻煩!」現時熱潮仍在,客人為試玩都甘心找場,但長遠難料。

事實上,政府新聞處曾找他們拍片介紹泡泡足球,表面上十分支持,但場地上卻沒有支援。兩人透露,在生意開始之前,已接觸過康文署,要求開放場地批准玩泡泡足球,但遭到拒絕, Gerome百思不得其解︰「可以俾人分個場嚟搞 party,但就唔俾玩 Bubble Soccer。如果泡泡足球係 party嘅 event咁又點呢?」

泡沫二 競爭一對四

這盤生意成本低,只要買得起泡泡就可以做,記者見 eBay及 Amazon等網站已有得賣,入場門檻低。 BSHK開業兩個月後,市面就突然多了四間泡泡足球公司,營運方式更如出一轍。其中剛在六月底成立的 Bubble Football Hong Kong( BFHK)更是 BSHK的頭號「眼中釘」,因為對方抄足他們。 Rodolfo苦笑︰「個老闆幫襯過我哋玩。我哋叫 Bubble Soccer,佢哋叫 Bubble Football,我哋收幾多錢,佢哋又一樣,連回覆客人封 email都 copy and paste。唔知有幾多客搵錯咗佢哋!」 Rodolfo見自己公司在雅虎搜尋高踞頭三位,故沒有花錢賣廣告,「點知對手連「 Bubble Soccer」字眼都買埋﹗」 Rodolfo不忿說。記者致電 BFHK的老闆之一 Veronica,她說開業原因是︰「我哋本身都鍾意做運動。」問她是否玩完 BSHK的活動之後照抄,她迴避說:「呢樣我哋就唔回應啦!」

兩位老闆都知道做生意,難以阻止別人抄橋。有新成立公司更「做爛市」,如泡泡足球體育會,就以低價八折搶生意,比他們平足三百元。為了箍住舊客,他們讓幫襯過 BSHK的客人,日後可無限次以九折幫襯。而為了保持領先優勢,他們再購入廿個泡泡,當中有五個尺碼,按身高分配,加大碼就連姚明都穿到!而聘請的兼職裁判,一半有運動教練牌照,增加專業感覺, Rodolfo自信地說︰「佢哋唔會抄得咁專業!」

泡沫三 新鮮感一玩即過

每年暑假,都有不同的新玩意冒起,但熱潮往往快過。 Gerome早有心理準備︰「我哋一開始就估計過,單靠新鮮感,可能最多係 hit一年半載。」事實上,泡泡足球玩法單一,難以吸引客人返轉頭再玩,兩位老闆透露現時只靠客人介紹新客,較少回頭客,故他們已積極開拓新業務,如借出泡泡予廣告公司拍廣告,亦參加由 Sportsoho在八月中舉辦的運動博覽會, Rodolfo說︰「應該會有好多體育老師嚟,如果可以打入學校市場就好!」他們還準備舉辦聯賽,並找來香港首席足球教練陳曉明協助,設計更有競技意味的規則。現在更已安排預訂小朋友派對,四至六歲的小朋友都可以玩。不過,記者發現他們的對手亦十分進取,如 BFHK就玩創意,與相親公司合作搞泡泡足球 Speed Dating。

兩人各有前程

這盤生意能否長遠發展,除了環境因素,最重要是他們二人能否全情投入。兩人是聖保羅書院同班同學,從澳洲 working holiday回來後,除了搞生意,已各有盤算。 Rodolfo考了飛機駕駛執照,已獲得航空公司錄取做機師。 Gerome是英文補習老師,即將加入大型補習社做「補習天王」。 Gerome說:「我哋都唔想被 bubble困身。」但他們否認是賺快錢離場,為了日後「放手」,現時積極訓練教練。星期六朝早十點到夜晚十二點,全天候指揮,調配不同新人,教他們如何講解、調節氣氛, Rodolfo說︰「我對泡泡足球仲係好有信心!」

開業資料( 4/14)
租 金^ $10,000
裝 修 $0
入 貨 $50,000
雜 費 $5,000
人 工 $40,000
總投資 $105,000
^Gerome補習社

營業資料( 6/14)
營業額 $95,000
租金* $30,000
人工# $50,000
維修 $5,000
盈利 $10,000
*包括荃灣 soccer360場租
#包括兩位老闆各兩萬的人工及六名兼職

一點意見

徐緣 營銷專欄作家

徐緣認為泡泡足球很快會被玩厭,建議二人多動腦筋為生意加入新元素。

鬥搶曝光率
單靠自己是「首位引入香港」這噱頭,並不足夠。加上現在已出現這麼多競爭者,要借助他人名氣盡快增加曝光率。建議與本地足球隊合作做課程推廣,找一些飲料集團如水動樂、可口可樂贊助辦聯賽。

幫泡泡扮靚
除了印上自己 logo之外,可以在不遮掩視線的範圍內,改裝一下外觀,令平凡的透明膠波多一點色彩,對 BSHK的辨認度亦會高些。另外,由於有小朋友玩家,雖然他們會即時以酒精消毒,仍要非常注意泡泡衞生。

公司客疏爽
做 team building的方向幾好,因為街客為了省錢,會想湊足廿個人,但好難齊數,公司客比較豪爽。泡泡足球是得意,但始終不是競技比賽,好難持續發展。

來源:壹週刊 http://hk.next.nextmedia.com/article/1272/1732419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